重庆工作服厂家

重庆企典服饰有限公司是一家集工作服设计、生产制作、销售为一体的重庆工作服定制厂家,主张纯粹、简单的设计风格

铁路制服的专属记忆

    铁路制服就是铁路制式服装,也被人们称为路服。每位铁路职工对铁路制服都情有独钟,都能讲述一段与之有关的故事。儿时,对铁路制服最初的印象是家里相框中一张《呼铁局练习生留念》的黑白照片。据讲,1958年,我父亲温道明响应党和国家的号召,积极投身大西北铁路建设,应招来到呼和浩特铁路局。报到时正是内蒙古的十一月寒冬,那时人们出门都不准备过冬棉衣的。带队的领导看在眼里,在组织大家办理入职手续时,重点盯着每人领了一身冬季铁路制服,一身蓝市布的棉袄、棉裤。几名意气风发的练习生,选择了一个休息日,到照相馆合影留念。那身铁路制服,用现在的眼光看,也不像“产业工人”。照片上人们解决寒冬之需后喜洋洋的神态,对单位的感激及下定决心干好工作的样子都写在了脸上。 后来通过《红灯记》、《铁道游击队》等宣传和影视作品,以及《铁路技术规程》中的图片,对铁路制服有了新认识。

    1985年笔者(照片左)和一身戎装的同学站在一起

    在较长一段时间内,在大多数铁路人的眼里,铁路制服是最好的礼服了,只要有重要活动,诸如参加婚宴或是回乡省亲,都会精神抖擞地穿上它。1984年我入路后,穿的第一身铁路制服还是连凑带借的。1985年初,参加工作后的第一个铁路春运开始了,按照铁路惯例,需要抽调新职工参与春运工作。我们刚接受几个月的岗前培训,就被组织到包头客运段支援春运,直接参与旅客列车的乘务工作。上车当列车员就得身着铁路制服,可家里没有从事铁路客运工作的人,很难找到现成的铁路制服。好在,那个时代的铁路制服简单,只有列车长才佩戴大檐帽,女列车员是无檐帽,男列车员的纯蓝色的解放式便装、解放帽,与社会潮流基本统一,找起来比较方便。从家里哥仨的“衣服箱子”里东刨西找,找了上衣和裤子一搭配。那时要求并不严格,上衣小翻领、小立领无所谓,裤子除了颜色上稍有差别,其他都一样,只要是干净整洁的纯蓝色就行。最后,借了同事父亲的一枚路徽,这样基本齐活就上岗了。那时的铁路制服比较大众化,款式在当时算时髦,十分接近军装。1985年笔者(照片左) 和一身戎装的同学站在一起,单从服装的款式上是分不出军装和铁路制服的。

    上世纪90年代,穿着铁路制服的职工合影

    上班后,第一次登记铁路制服是1983式的,那套铁路制服仍然是深蓝色布料,第一次增加了腈纶混纺的线衣、线裤(当时部队发放的是绒衣绒裤)。蓝色的布料,上衣是立领,五枚铜扣子,四个明兜中间各有一个竖条,兜上各缀着个嵌有路徽的铜扣子(下兜扣子大、上兜扣子小),往身上一穿,感觉不亚于军人四个兜的“干部服”。

    可惜我只是赶上一套夏装,就统一换成1984式了。这一次,铁道部对铁路制服进行了较大变革。首先是发放范围涉及所有铁路职工,并且工种不同发放的期限不一,用帽箍的颜色区别运输一线和其他工种。其次是款式有了较大突破,不论是什么服装,肩膀上都有一条钉有纽扣的装饰布带,镶有细细一道绿色的边,类似肩章,其实也是为后来的佩戴肩章打下基础。第三是制式上有了很大创新。服装以西服样式为基础,分为春秋服、冬服、夏服,夏天还发白色小翻领、单排铜扣子的短袖衫,服装的袖口有两道绿色线条,不管谁穿上都特别提气、显精神。帽子不分男女统一为大檐帽,增加了枣红色和绛紫色领带各一条。穿得最多、最心仪的也是这套铁路制服了。那个年代,发制服的单位和部门是屈指可数的,加上物品紧缺,多数人家置办新衣服就得在过年或者婚庆时节。有件铁路制服,穿上就不想下身了。有的甚至将上班穿的制服洗了又洗,留套新的休班或者节假日穿。可想,当时铁路以及铁路制服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。

    旧时中滩站当班职工

    上班不久的我,几乎就是后者心态。我赶上1984式的冬装,藏青色的大翻领、厚实的涤纶华达呢布料、袖口和肩膀上的绿色装饰条、双排铜扣的笔挺板式,这样的制服,对年轻人是一种诱惑。我也是上班穿工作服,下班休息、走亲访友、回老家省亲就是一身铁路制服,经常还戴着大檐帽。那时的大檐帽是可以变身的,一顶夏装布料的帽子,到了冬天发一个冬服布料制作的帽子套往上一套,便是冬天的大檐帽,省钱省事。后来又发了网眼布料制作的夏季大檐帽,行车一线的运转车长、车站助理值班员的大檐帽套得是红色“外套”。此次,大檐帽上的路徽整体设计和佩戴方式也发生了变化,将路徽的背托,由以前的红色五角星变成麦穗齿轮衬托的 “路徽”图案,形成铁路帽徽,这也是效仿部队“军徽”的设计变化。帽徽后面是一个螺栓和螺母,取戴帽徽很方便,用手一拧即可。1986年冬季,我们家与奶奶照全家福时,我就是穿着这套铁路制服、戴着大檐帽,拿到照片还美了好几天。

    随着中国军队军衔制的日益完善,作为“半军事化”管理的铁路也不断效仿。1994年先是有了肩章和领花。1995年起配发的“1994式”铁路制服,增加了行车岗位的职务标志,主要体现在肩章板上分别嵌有一、二、三条金属制的黄杠,大檐帽帽箍上的红黄绿颜色和异色线条的多少。统一配发了领花、帽徽、肩章板及领带、领带夹,赶潮流似的增加了长袖、短袖、保暖衬衣,制作了长款大衣、长款羽绒服。女式也开始有了西服“一步裙”。女式的大檐帽,除了运转车长、列车长等以外,全部改成女式船型帽、女式翻檐帽,形成了我国铁路首次准“军衔制”。虽然这次的铁路制服更时髦了、更漂亮了,款式更多样化、装饰品更多了,但是社会的发展和进步,为服装的选择提供了更为宽泛的条件,青睐和穿戴铁路制服的人逐渐少了。大街小巷,南来北往,即使有人看中铁路制服的布料、板式和做工,也是将有铁路印记的扣子和肩章去掉,改成西服来穿。渐渐的,铁路人对制服的情结也淡了,我也一样,在调车组上班时间穿工作服,下班换上时尚随身便装。加之,自己工作岗位的变化,慢慢从运输一线到车间、车站、铁路局机关工作,没有了穿戴铁路制服的硬性要求,铁路制服逐步成为我的“配装”了。

    随后的1998式、2002式、2006式、2010式的改款铁路制服,虽然大都经历过,但是基本没有“经身”过。所以说,后来铁路制服的变化,只能说有所感悟,没有感触。

    铁路制服的进一步规范发展,保持了“1994式”铁路制服的总基调,体现融入社会、彰显特色、紧跟时代、突出服务等特点,重点在客运系统不断推陈出新。大概在2002年左右,各铁路局积极打造铁路客运服务品牌,率先在旅客列车的硬件装饰、列车员的服装服饰上下功夫。那时的呼和浩特铁路局全力打造进京的K89/90次“草原号”旅客列车,增加了新型高级软包,列车员穿上自行设计、特制的蒙古袍,只有通过佩戴的服务胸牌,才能将之与牧民区分开。一时间,每个铁路局至少有一个突出所在地区区域和民族特色的客运品牌。也引领了铁路制服设计的新思维,跳出固化模式,博采众长,各显其能。由此,铁路制服逐步开始告别“铁路蓝”,男式女式制服回归了各自归属,帽子不再是千篇一律的大檐帽。男式服装有了马甲坎肩、西服裤和各色衬衣。女式服装也逐步有了“一步裙”、“连衣裙”、“领巾”、“头花”、“胸花”、“发卡”、“丝巾花”,以及体现民族特色的饰品,大胆“张扬”身体的曲线美,主动还社会一个应有的美感和亲切感。随之而来的是专运列车制式服装、动车制式服装、高铁制式服装、旅游专列乘务员制服等等,可以说层出不穷,各具特色。

    铁路客运乘务员制服

    2007年,动车组列车刚开行时,列车员穿的制服,和其它旅客列车一样都是当时的路服,稍带军人风格的制服看起来整齐划一,庄重大方。随着铁路动车组和高铁的大面积开行,最新式铁路动车组制服不断翻新,大小经历过七套动车组制服。但是不论怎么变,世人一看就是在民航服饰的基础上,保留了铁路元素,创新发展了一些融合、亲切、温馨等服务要素,符合时代的主流。以至于社会对动车组和高铁的乘务员称为“动姐”、“高姐”,基本没有脱离“空姐”的称谓,有一定的时代感和“追星”感。同时,与铁路客运一些相关工种的制服,也在不断优化、调整,如列车检车员、机车乘务员、随车机械师等,参照部队和警察作训服,简洁大方、方便工作。另外,铁路一些主要行车工种,根据工作环境和作业性质、专业要求,有各自的工作服,称为劳动保护服,也算是铁路制服的重要组成。如,最早配发调车组的黄蓝布相间的“对比服”、作训服式的小黄帽,当时的没有反光条,后来增加了反光条,具有一定的安全防护性,在运输生产一线岗位很受欢迎。后来,逐步配发给了工务、电务、电力、货运等室外作业人员,以至各站点的委外装卸和其他作业人员。

    随着高铁时代到来,列车员扫地、擦玻璃、冲厕所的活儿没有了,优化“温馨”服务的品质,从业的服装也迎来了一次革命。2017年5月1日开始,全国铁路从业人员开始启用2015式制服。曾经的蓝色衬衣(铁路蓝)、红色领带(铁路红)永久性地退出历史舞台。全路全面启用新的2015式制服后,铁路运输生产一线工作岗位人员在履行岗位工作职能时,应穿着佩戴规定的服装、服饰。今后除列车乘务员外,其他工种的制服也告别“铁路蓝”,取而代之的是白衬衣、深色裤子,蓝色条纹领带搭配黑色大檐帽。针对铁路客运设备的变化,列车长制式服装配套设计有背包,可装对讲机、补票机等,方便随身携带。更大的变化是服装简洁、明快,取消了许多的服饰和帽饰,列车员胸前别了圆形红色托的路徽、标有姓名和职务的服务牌,列车长的传统的菱形臂章,改成部队“15”式臂章。有的不论是帽徽还是胸前佩戴的,金黄色的路徽取消了烘衬物品,直接佩戴,但是在细节处理上总感到别扭。减少了肩章、领徽、中国铁路标识,将传统的色调变成万紫千红,拉近了铁路客运职工与服务对象的距离,更具有贴心、暖心、热心的特点,向社会展示走向市场的铁路新形象。

    铁路制服,曾经的那身制服,曾经辉煌的过去,见证了中国铁路的发展,在许多人心中留下了美好的记忆。在这套铁路制服的激励和约束下,几代草原铁路人真诚地为八方旅客服务,全心全意地为旅客奉献,对外展示着草原铁路人的新形象。

cache
Processed in 0.017110 Secon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