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庆工作服厂家

重庆企典服饰有限公司是一家集工作服设计、生产制作、销售为一体的重庆工作服定制厂家,主张纯粹、简单的设计风格

典藏:警察制服

约翰尼是个警察,这天,他在家里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——“约翰尼,我是德克斯,我正在洛杉矶机场,你还好吗?”


约翰尼惊呆了:六年前,他和德克斯是关系最好的战友,他们在阿富汗打仗,有生死交情。后来德克斯受伤转移,约翰尼退伍,从此失去联系。一别数年,现在他是个警察,德克斯却是联邦调查局通缉的抢劫杀人犯!


德克斯继续说道:“我在电话簿上查到你的名字,猜你已经事业有成了,你结婚了吗?”


“是的,六个月前结的。”


德克斯爽朗地笑道:“开车过来吧,带着你老婆。我们一起吃饭聊天,我在航空公司大楼等你……我太高兴能见到你了!”


约翰尼挂上电话,心情复杂。显然,德克斯并不知道约翰尼当了警察,否则不会约他,而约翰尼出于警察的职责,必须要配合联邦调查局抓捕罪犯!


约翰尼对身边的妻子玛丽说:“德克斯邀请我们吃饭,他可能化了装,但不管怎么变我都能认出他,我得去指认,联邦调查局才能抓住他。”


约翰尼当即给联邦调查局打电话,两个负责此案的特工刚巧不在。他又给调查局长打电话,请他转告特工,他和妻子现在赶往航空公司大楼,如果有变动,他将通知调查局长。


玛丽很不安,她知道约翰尼的手枪刚巧拿去修理了,而德克斯一定携带着武器,而且绝不会束手就擒,太危险了!


约翰尼脱下警察制服,把它挂到衣柜里,换上运动衫、休闲裤,他安慰妻子:“不会有事的,德克斯不认识联邦调查局的人,他们会在他毫无察觉的情况下,从两边扑过来抓住他。”


两人刚走进航空公司的候机厅,一个男人就从皮椅上站了起来,他大约三十岁,一头乌发,身材和约翰尼差不多。他一把抓住约翰尼,亲昵地叫着约翰尼的绰号,很显然,他就是德克斯,而且对一切毫无戒备!


约翰尼偷偷地看了一眼候机厅的大门,联邦调查局的特工还没有来。


德克斯说:“天快黑了,让你太太为我们做点家常菜吧,我的飞机凌晨两点才起飞呢。”


约翰尼知道德克斯身为通缉犯,不愿意在公共场合呆太长时间,但眼下特工还没来,他很着急,于是尽量拖时间,说玛丽没准备今晚做饭……


说心里话,约翰尼很为德克斯难受。德克斯天性不坏,从阿富汗回国后他处境恶劣,才多次抢劫银行,杀人放火。联邦调查局早和约翰尼面谈过,断定德克斯总有一天会跟老战友联系,要求他协助抓捕,但约翰尼实在不希望指认德克斯的人会是自己。


德克斯笑着问玛丽是不是愿意为他做顿饭,玛丽明白约翰尼复杂的心情,这样拖延下去会引起德克斯的怀疑,于是她说:“十分愿意。等下路过超市时,我进去买点啤酒之类的东西,这样我们的晚餐会很丰盛的。”


一旁的约翰尼很快明白了——她是要报警,于是便同意了。


回家的路上,车子驶到一家超市门口,玛丽一个人下了车,跑到超市后面的电话亭,给调查局长打电话,说他们按照德克斯的要求准备回家吃晚饭,并说了自己家的地址。


局长说两个特工刚到机场,他会马上跟他们联系,还会派便衣警察协助特工,局长说:“你们到家后,他们会包围你们的那栋公寓。你别担心,他们不会冲进公寓,等他出来的时候,我们会出击。”


玛丽回到车里,看到约翰尼询问的眼神,便极其轻微地对他点点头。


三人到了公寓,玛丽接过他俩的外衣和帽子,挂到卧室边的衣柜里,然后走进厨房,开始准备晚饭。


客厅里,两个男人正笑谈着战争中的经历,玛丽乘德克斯不注意,偷偷来到北面后窗边,透过窗帘一角向外窥视,她看到阴影中两个人,其中有一个拿着枪。他们已经到位了,四面包围,德克斯逃不掉了。


吃完晚饭,已经10点钟了,外面一点动静也没有,约翰尼十分着急,但玛丽不敢做出任何暗示,她只能不停地微笑,让他觉得一切都在控制中。


德克斯是凌晨两点的机票,他要离开的时刻,就是警察要行动的时候。玛丽紧张极了,她最担心的是那些监视他们公寓的便衣警察,约翰尼到分局工作的时间并不长,他很少和便衣接触。特工应该认识约翰尼,但是他们俩不可能同时守在大楼的四面,如果出去时,认识约翰尼的警察不在,便衣警察可能分不清谁是德克斯,谁是约翰尼,这是十分危险的!


这时,德克斯站起身,走进过道,打开衣柜,他在上衣口袋里摸了一会儿,掏出一盒香烟,冲他们咧嘴一笑,接着走到北面后窗边,他把窗帘拉开一条缝,向外张望了一下,然后回到自己的座位上,坐下,伸手到上衣里面掏出手枪,直勾勾地盯着约翰尼,低沉而冷冷地问:“你是警察,对吗?”


约翰尼装出吃惊的样子,问他为什么会这么想。


德克斯平静地说:“我刚才从我的上衣口袋里掏香烟时,在衣柜里发现了你的警察制服。另外,我从北面那个窗户看到了两个人,一个手里有枪。你早就知道了,是吗?”


约翰尼说是的,他早就知道了,他劝德克斯投降,因为这是最明智的选择。德克斯断然拒绝,问:“你的枪在哪里?”约翰尼说自己的枪留在局里检修。德克斯又问:“那么,玛丽是不是在超市打过电话了?警察说了什么?”


玛丽回答道:“他们只说要包围公寓。”


德克斯沉默了一会儿,说:“如果被抓,我会被处死的!约翰尼,你必须想办法让我离开这里!”


“那是不可能的。”


德克斯显得很尴尬,他沉吟了一会儿,说:“我不愿意让你妻子卷进来,但是,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办法,他们没有冲进来,就是因为她在这里,他们不愿意误伤她。我要带着她跟我一起走,谁敢轻举妄动,我就先毙了她。我可不是开玩笑的,约翰尼。”


“我知道。不过,我认为你逃不出去。让我跟外面的人谈谈,或者通过警察局传话,让他们取消这次行动。”


“但他们仍然会跟踪我,对吗?”


“我想会的。”


“那就算了。”德克斯说,“你使我身陷绝境,不过,可笑的是我并不恨你……你会帮我的,对吗?”


约翰尼肯定地回答:“对,为了玛丽。”


德克斯要求约翰尼悄悄向北面张望,看看是否认识埋伏在北面后楼的家伙。约翰尼照着做了,说:“我不认识北面后楼的那两个人,前门和侧面可能有联邦调查局的人,我认识他们,他们也认识我。”


德克斯听这么一说,顿时心生一计:既然约翰尼不认识埋伏在北面后楼的人,他就可以穿上警察制服,假扮约翰尼,带着玛丽从后门出去。“如果守在北面后楼的人不认识你,他们就不知道我们俩掉了包。我会说德克斯正准备从前门出去,他们跑去通知其他人的时候,我带着玛丽溜走,然后我会截一辆汽车,让他开车送我到我想去的地方,我会让开车的司机老老实实的。”


德克斯说得很轻松,但约翰尼很为玛丽担心,这可是生死关头呀!德克斯说:“为玛丽着想,你得拖住他们!”


就这样,德克斯换上警察制服,和玛丽走出门,约翰尼一动不动地站着,紧张地等待着。


片刻后,门外传来严厉的斥责声和打斗声,约翰尼跑过厨房,猛地打开后门,奔下楼去,冲到外面,就在这时,刺眼的手电光直射过来,传来一声喝叫:“不许动!”他一动不动地停了下来……


黑暗中,玛丽走了过来,双臂搂住约翰尼的脖子哭泣起来。同时,约翰尼看到便衣警察已经抓住了德克斯,他的双手被反铐在背后。


德克斯蹲在地上,扬起头来,绝望地说:“我没想到你会拿玛丽的生命冒险。你说你不认识把守后楼的那两个人,我以为你说的是真话。我们走到那两个家伙这儿,我刚开口说话,他们就向我扑来……如果他们不认识你,不会行动那么迅速。”


约翰尼说:“我没骗你,从一开始我就预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。”


德克斯眨巴着眼睛,问:“为什么?”


约翰尼久久地盯着德克斯,眼神里透露着十分复杂的光,可怜、痛惜、悲哀……他长长地叹了口气,说:“因为当一个穿着警察制服的人从后门走出来时,他们马上就知道那不是我,因为他们明白,我是不会当着一个不知道我是警察的通缉犯的面换上制服的!”

cache
Processed in 0.021595 Second.